迷姦失伤的姐姐 Takako

 

迷姦失伤的姐姐 Takako

「姐姐,还是回家比较好。」「那是不可能的。拜託你三天后没甚么事我才回家吧,这段时间照顾我好不好?」
「拿你没办法,但是,这全是听我的。」姐姐:「是…是…知道了…」
这样回到我在外租住的家里,姐姐为甚么不敢回家?揭穿了就是和赛车族朋友来往的事。由于是无论如何也不顾家裹反对,所以发生那种事情。
所幸摔倒的状况还很好,驾驶机车的青年也受了伤,坐在后面的由于也只是双臂扭伤。可是受伤的理由见不得阳光,所以不能回家也不能回大学的宿舍,只好来弟弟家健租的公寓。
「真麻烦,妳的双手不能用,我还要餵饭给妳吃啰。」姐姐:「我知道增加你的麻烦,但我一定会补偿的。」
那是应该的,但吃的东西都是速食品。」姐姐:「已经很好了,我会感谢的。」
这一天晚上是冷冻的肉丸和从超市买来的袋装蔬菜沙拉,是非常简单的晚餐餵她吃饭,在开始时有点不好意思,可是习惯以后,家健生出很奇妙的快感,当伸出吐司时,姐姐难为情的张开嘴,吃的样子觉得非常可爱,甚至产生强烈的兴奋。不知不觉中下腹部的东西已经勃起,产生舒畅的骚痒感。没有想到的,不知理由的反应使家健自己困惑,陶醉在勃起的快感里继续餵姐姐吃饭。
真希望不是筷子,把我的鸡鸡送进嘴里…………突然来的妄想使家健感到紧张。
其实也难怪家健的,由于一个人独住,加上误交损友达邦,故经常在网上流连于成人色情网,看AV片,加上姐姐Takako漂亮可人,身裁丰满,一年前还住在家时已偷窥过姐姐好几次洗澡,还打了手枪出来,只是搬了出来后才再也没偷窥机会。
今天下班,去找损友达邦,为的当然是去他开的店,他在经营情趣商店,早前邀我到他店中参观。一进店里真是玲琅满目,有情趣内衣、肚兜、睡衣、震动按摩棒,长的、短的、粗的、细的,加长套、保险套,还有跳蛋、男性持久液、羊眼圈、马毛、带珠子的……应有尽有。
那时达邦还介绍一瓶看起来像水一样清澈而透明的小瓶子,达邦故作神秘,经我询问得知,那就是一般在说的女性服用的春药,而且无色无味,听得我有点心动,但当时没有对像使用,不了了之,但今趟……..反正姐姐早晚都会给赛车族男友弄上手,不如肥水不流别人田,先给我享用吧!找到达邦道明来意,不愧为损友,达邦说如我要买就六折优待,这不是别人说要就买得到,虽然价钱也不便宜,但心动之下,当然买了那瓶春药,还买了那瓶男性持久液。
回到家中已是晚上七点多了,我赶忙煮饭,吃过晚饭我俩姐弟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泡茶,终于等到她起了身去上厕所时,我见机不可失,连忙伸入口袋将春药倒了三分之二在她喝的茶杯中,本来只需使用三分之一,但为防效力不强加多一些较保险,那时已是晚上八点四十五分,待她回来也看完八点档连续剧。她将杯中茶一喝而尽,起了身说要先去洗澡,我回应她说好就继续看我的电视。
一直到快十点我见她未出浴室,我知道药已发生效用了,于是我捻着脚步走向浴室门前,贴着门,听到里面有着急促的呼吸声,「啊……啊……啊……」的叫着,我暗自高兴,胯下阴茎也慢慢硬直,于是我捻着脚步回到客厅,大声说︰「姐姐,洗好了没?怎么洗那么久?我也要洗澡呀。」
浴室里回应说︰「马上就好。」不一会儿姐咀出了浴室,我见她走路的步伐怪怪的,脸也红红的,我知道药效还持续着,于是我也快快的洗完澡,出了浴室见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一动也不动,但两腿夹得紧紧地有一点颤抖。
我走近浴室里回应说︰「马上就好。」不一会儿姐姐出了浴室,我见她走路的步伐怪怪的,脸也红红的,我知道药效还持续着,于是我用当兵时洗战斗澡快步的洗完澡,出了浴室见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一动也不动,但两腿夹得紧紧地有一点颤抖。
我走近姐姐的身后,故意用双手拍她肩膀说︰「你怎么了?」
她震了一下说︰「没有……没有……」
想起达邦说过,服用春药后无论你触摸她哪里都会有强烈的感觉,想到这里,我的双手慢慢的滑到她的手臂,来回的触摸,她的嘴唇微微颤抖。接着手慢慢的滑到她丰满的双峰,隔着衣服在乳沿来回着迴旋,触感非常的好,原来我姐姐没穿内衣。
「啊……」姐姐她叫春了︰「啊……你做甚么……不要乱动…………舒服……啊……」
好柔美的声音,我的阴茎也快速地硬直了,这是我从来没有过这般强烈的感觉,涨得我好难过。
我的手也慢慢的缩小範围到达乳头位置,姐姐的乳头早已硬挺,我轻轻捏着乳头,她狂乱了,叫着︰「啊……啊……啊……不要,不要啊……我好兴奋……啊…点解?…」姐姐用双手向后抓着我的手臂,她的胸部也因此往前顷,令双峰显得更浑圆,乳头更尖挺,叫的更大声、更厉害︰「啊……啊……啊……受不了啊…我下面好痒…」
我一手揉捏着乳房,一手边解开衣服的钮扣脱下衣服,走到姐姐的前面,我蹲下来,我用嘴亲吻舔着乳头,轻咬乳头,这时我姐姐已叫不成声。
我在她耳边轻说︰「舒服吗?」她说︰「舒服……受不了啊……啊……不要、……啊……啊……」
这时我的手慢慢地摸到我姐姐细嫩的大腿,慢慢地往里摸,哇塞!整件内裤全湿答答的,脱下内裤阴道好湿。我用嘴亲舔她的阴核,另一只手在阴道口迴旋搓插。
「啊……啊……啊啊……受不了啊……停手啊……要出来了啊……啊啊啊啊……」我姐姐高潮了,我整个嘴里全都是我姐姐的爱液。
我起了身脱下浴袍,我胯下阴茎早已硬梆梆的直立着,我将姐姐的头对着我的阴茎,不待她同意就将我的阴茎插入她张开的口中,上下套弄,我一边插一边说「呀……好粗……好硬呀!吃了那些持久液原来可以这么棒的,好!」
「姐姐……啊……太好了……太舒服……」姐姐此时也给春药弄得春情泛滥,口中自然也有所动作,舌头从龟头向下游动,然后又回来。姐姐的舌头灵巧的将整个阴茎用唾液润湿,家健这时候已经像失魂落魄的发出哼声。
「啊……唔………」姐姐的嘴突然把龟头含进去,吞入到根部。强烈的融化感,尿道像火烧一样,家健觉得有什东西从弟弟滴落出去,全身也随着紧张。这时候已经不需用自己的双手压住自己的肉棒,同时也顾不得这样做了。双手抓紧椅背,下半身向前挺,上半身向后仰。
啾啾………啾啾………发出湿润的淫猥的声音,姐姐的嘴吸吮弟弟的阴茎,开始活塞运动。「啊……唔………」
姐姐的双颊凹下去吸吮,用嘴唇夹紧移动时,就好像全身被吸引,家健的身体弯成弓形。
用力向前挺,深深的插入时,龟头碰到姐姐火热的喉咙。
「唔……受不了啦……」整个阴茎被含在嘴里吸吮,姐姐真的这样吸吮。
感动和兴奋和战慄,使得勃起的东西很快就投降。
「啊……要出来了……」
因为过分的激动,家健的屁股向后退,可是姐姐不懂得离开,用力的吸吮开始脉动的阴茎。「啊………噢……」
向左右扭动屁股,家健的阴茎同时在姐姐的口腔里以爆炸性的力量喷射出精液。
「啊………啊………」积存已久的精液一次被放出,火热甜美而充满战慄感的快感,使家健的全身颤抖,那是手淫从没有过的强烈性高潮。
可能由于受到春药的影响,姐姐从嘴里吐出阴茎时,已把嘴里的精液咕噜一声吞下去了。
家健跪在姐姐面前,立刻脱去姐姐的长裤及内裤,向露出的阴毛伸出舌头舔下去。
「啊…………」想反抗都来不及,沾上淫水的阴毛被含在嘴里吸吮。这样的冲击和羞耻感,姐姐忍不住扭动屁股发出甜美的声音。
「那里……很髒……」由于双手受了伤,所以没有法推开弟弟的头,家健还从下面抬起姐姐的大腿,让胯下完全露出来,还把整个阴户含在嘴里。「啊……啊……」急忙用力蹬被抬起的双腿时,屁股反而向前滑动,上半身向后仰,使肉缝完全暴露出来。
「阿……真好吃」姐姐的淫水鹹鹹的,毫无疑问是淫水的味道,不知为何使家健产生异常的兴奋。「啊……真香!好吃……啊……」
就好像有什么附在身上一样的拼命舔和吸吮。「啊……啊………」
姐姐这时没有办法不动,自己沾上淫水的阴户被舔,被吸吮的感受,使她的身体在地上颤抖、扭动。
已经开始陶醉在快感里的姐姐,用朦胧的眼睛看弟弟。
家健:「改变方向,把屁股转过来吧……」
发觉弟弟的意图,姐姐Takako几乎全身都变成红色。
「快照我的话做吧…弯下身体,抬高屁股。」
姐姐:「不要……羞死啦………」
姐姐还是这样说着,把双手不自己的上身弯下去,採取向弟弟屁股提高的姿势。
阴户和屁股的缝,要从背后反方向舔了。姐姐的后背产生触电感。倒转的阴户被看到……倒过来倒和吸吮……啊…太淫秽了……
因为沾上淫水的阴户被舔,昂奋的淫蕩心情屁股开始颤抖。
家健双手抓紧屁股的肉丘,把阴户分开到最大极限,不顾一切的在那里舔起来,他的舌尖从阴部舔到肛门,舌尖完全集中在姐姐的屁股洞上,这样的感觉使姐姐不由得大叫。姐姐的强烈反应,也更煽动了家健,舌尖进入屁股的洞里。「啊……这样样子……啊……」
连屁股的洞里也被舔到,那是难以相信的充满淫邪的感觉。
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甜美麻痺感从肛门传到后背,Takako下半身产生忍不住想做那种事的感觉。自己的屁股洞里插入舌头,为快感而颤抖,这种感觉使她产生强烈的情慾,忍不住扭动腰肢。
「不要……不要……啊……」
「姐姐没有关係…不用勉强忍耐,这样?很舒服了吧。」家健淫笑,把露出来的阴茎压在姐姐的屁眼上搓弄。
Takako想移动屁股,可是身体不听指挥,要把阴茎插在屁股洞里。要在屁股洞里射精。Takako的屁股洞就开始骚痒。
家健一手握紧自己勃起的肉棒对正姐姐的肛门,「啊……」
Takako的身体抽搐,呜…啊的声音颤抖。
家健:「啊……唔……」
火热粗大肉棒,噗吱一声消失在肛门里。
阴茎完全被夹,紧根部几乎被咬断的感觉,使得家健不由得发出哼声声背向后弯曲。
「痛………痛啊………」
从大腿根刺入身体由火烧般的痛感,Takako全身紧张、扭动、颤抖。
「姐姐…进去啦………进去啦?我的鸡鸡进入姐姐的屁股洞里啦。」
不用家健这么说,Takako就能感受到,肉棒插入后的一切反应。「啊……唔……」
Takako很清楚的感受到,除了火热的痛感以外参杂着无比美妙的快感,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到这几个焦点上,本能的反应慢慢出现,越来越强烈,不断地往脑上涌,Takako拼命地忍着,想尽量把快感挥散。
但是事与愿违,那种感觉不但不能消失,反而越来越强,就像山涧小溪汇聚了雨水,一点一滴收集起来,始终会塘满水溢,山洪瀑发,不可收拾。
家健抽插得越来越快,阴茎像变得越来越硬,连续抽插了十几分钟都没停过。Takako在这轮流抽插之下,唯有张开嘴巴吭叫:「哎……哎……轻点……哎……哎……我不要了……不来了……不……来了……!」莫名的感觉又在心头向四面八方散播出去,身体抖颤了好几下,全身的血液一齐涌上脑中,肛门的肌肉有规律地发出一下一下的收缩,令人休克的快感再一次将Takako推向高峰。
一连串狂野的抽送动作已经令家健兴奋万分,现在更受到Takako的肛肌肉连续收缩的刺激,他的龟头有一种被不停吮啜的酥美感觉,不其然地丹田发热、阴茎坚硬如铁、小腹往里压收。家健感到脑袋一麻,就将又浓又烫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尽情发射,Takako的屁眼都被一滩滩浅白的精液浆得一塌糊涂。家健跟着再用手扳开Takako的嘴唇,像挤牙膏似的把尿道里残留的一些精液也都全挤进Takako的口中。
家健呻吟着,喘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Takako则无力的趴在地上,屁眼给撑得大大的,还下断流出精液。
家健躺在地上休息了半小时,发觉胯下阴茎又开始硬梆梆的直立着,想不到药效真的这么持久。
家健的双手伸前抚摸着面前Takako光滑白嫩的背脊,突然手向下一滑,伸到了Takako胸前,紧紧握住了Takako的两个乳房﹗Takako的乳房虽不肥大,可也比同年龄的二十岁女孩大一圈,家健只觉得手掌里又饱满又充实。
「姐姐,你的奶子真好玩呀﹗」家健笑着,用力的揉挤着Takako的一对玉乳。
Takako觉得乳房被他捏的好疼,家健已爬在自己的身上,巨炮已徐徐升起,炮口对準了自己的下体,慢慢的顶了上去,家健向后一缩,突然向前猛进,在Takako的叫声里,巨大的鸡巴全部戳了进去。Takako的阴道被男性的阳具胀的满满的,而那根阳具好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仍旧不停的一进、一退、一伸、一缩—-呜呜—-不要﹗——啊﹗—–求你﹗—-噢—–啊﹗—-不要﹗—快停﹗
家健用他肌肉发达的双臂牢牢搂住Takako的小蛮腰,让他冲击的时候,Takako丰满的乳房能尽量和自己的胸部贴紧。Takako迷人的腰部和肉乳曲线让这个男生为之疯狂。家健每一次的小腹和Takako的的小腹撞击都会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而他深入Takako体内的阳具更是在里面干出扑哧—扑哧﹗的水响。
Takako已经越来越没有力气了,只能躺在地上,屁股翘着,被动的让身前这个弟弟狂操,用自己女性柔滑的性器满足这个野兽疯狂的慾望。
过了好一会,Takako感到家健戳的速度越来越快,阴道里的阳具也开始有了微微的抖动。家健用尽全力的狂操这样一个美女,很快也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他伸手紧紧抓着Takako臀上的肉,用全速的挺进﹗又狠狠的戳了Takako100多下,Takako的屁股都被他抓得红肿了一片,嘎﹗—嘎﹗我射了的叫声中,家健终于再次发射了,从他的大砲里面喷射出一股滚热的精液,烫的Takako也失声呻吟,淫水精液一阵阵的顺着大腿根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