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姊姊

 

变态姊姊

「我的腋窝有味道吗?」
刚进入旅馆的房间,芳子就举起从桶装上衣袖露出的手臂,把自己的鼻尖靠在腋下间。因事出突然,淳一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是为今晚能和芳子睡在一个房间的意外幸运,正在喜悦的兴奋中。
确实,这件事只能用幸运形容。这次来沖绳旅行,是姐姐芳子和未婚夫大谷辰夫的婚前旅行,淳一是以父母派的监视员名义跟来,实际上是顺便把他带来而已。
「我一个人在双人房,会寂寞的无法入睡。」进入梦海滩的旅馆房间芳子就这样说,很显然的他是在诱惑辰夫。
因为还在婚前,对父母是说辰夫和淳一睡一个房间,芳子一个人睡一个房间。可是芳子本来就没有这种意思。难得和未婚夫一起来沖绳,为什么要一个人独眠。只要能说服弟弟,就能好好享受火热甜美的夜晚。
淳一也已经十七岁,当然不希望做无聊的电灯泡。听到姐姐说这种话时,就準备自巴主动的换房间,可是发生意外不到的事。
「说的也是,那么,请淳一君和姐姐睡一个房间吧。快要分开了,这样比较好。」竟然受到诱惑的辰夫本人破坏了这件事。芳子和淳一都惊讶的张开大嘴不知如何回答。他是真正不懂事的大少爷,还是相当有工夫的伪善家,二人都困惑的互望着对方。
「可…可是….我…」
「不用客气,我和芳子是今后永远在一起,你和她在一起,也许这是最后,为了芳子也这样吧,我也帮她向你请求。」
已经说到这里就无话可说,也许这是真正的爱情,芳子只好相信辰夫的善意,放弃自己的慾望。淳一就更複杂,本来要主动让位,可是意外要和姐姐同房,虽然感到困惑,但毫无疑问的从心底感喜悦的兴奋。
对淳一而言,芳子在近处而遥远的存在,有美女的姐姐决不只是受到别人的羡慕,而是痛苦又有极大心理压力的事。二十岁左右的丰满肉体经常在眼前徘徊,散发甜美的女人味,不能怪他思念之情使身体僵硬。只要伸出手就能摸到,张开鼻孔就闻到的甜美成熟的肉体,竟然是不能碰也不准闻的禁绝的肉体,所以思念和仰慕之情自然就越来越强烈。
大概在弟弟身上不会感到是异性,芳子在家里是相当大胆的暴露身体,尤其是使女人身体显出凹凸不平的样子,毫不在乎的展示出来。淳一对姐姐的这种纯女人的姿态,已成为令他难耐的亲爱对象。尤其是东方女人难得一见的丰满隆起的屁股,以及从微微出汗的肌肤散发出来的甜酸体嗅,对淳一而言已成为不可能碰的女人魅力之泉源。毫无顾忌的,也不须怕发现的能用火热的视线凝视,陶醉在甜美的体嗅里。原以为不可能实现的这种慾望,如今意外的很可能成为事实。
就在进入房间鬆一口气,心里深处的喜悦即将下腹部冲起时,突然听到姐姐说这种话。
「我的腋窝有味道吗?」
淳一觉得自己心里的不良企图好像被看穿,着实的吓了一跳。
「被汗弄得粘粘的。」
那正是他一直响往的味道啊,多么想把鼻子压在汗腻腻的腋窝,漏在那味道里。只是如此的姐姐的话和小动作,使淳一几乎感到目眩。
「怎么样?闻到吗?他呀,偶尔用眼光向我腋窝瞄过来。是因为有味道吗?怎么样?有汗味吗?」
有味道!有啊!好美的叫人受不了的味道啊!淳一很想能大叫一声,把鼻尖压在姐姐的腋窝上摩擦。
「没有啊,没有汗臭味!」
「是吗?那就好了!这种事是自己闻不出来的。」芳子说完就转身过去背对淳一,用双手开始拉起桶装上衣的衣摆。
「我要先去淋浴,然后换上泳衣。淳一也趁这时候换上泳裤吧。」
淳一感到自己的心脏在缩紧,在芳裤上握紧硬起来的东西闭上眼睛。在脑海浮现出姐姐赤裸的后背,以及淋浴中的裸体。
「啊….姐姐啊….」
多么希望能儘情的闻姐姐身上的味道,把姐姐的全舔到沾满唾液。想到这里时,在淳一的心里像火焰一样的燃烧起对大谷辰夫的嫉妒。
「可恶!给那个家伙!」下腹部的阴茎更挺直。
妄想,就是再妄想,对姐姐的裸体有无止境的妄想。只能偶尔瞄一眼的姐姐的肌肤,只能在擦身而过时才能闻到的姐姐的味道。可是大谷就能直接在姐姐的身上闻,能舔。透过门听到淋浴的声音,在相隔一道门的那边,姐姐正暴露出赤裸的肉体。如果可能的话,真想一脚踢破门冲进去,吻遍姐姐的全身,把火热的东西顶在姐姐的身上。可是他不能这样做,且容许大谷那样做。对大谷的怨恨和对姐姐的慾望变成一团火,使阴茎更加膨胀。
「你在干什么?还没有换好啊。」
看到意外很快从浴室出来的姐姐,淳一不能不瞪大眼睛。白色洋装式的泳衣,极端的开叉几乎达到腰上,好像要陷入胯下的沟里。在照片或广告上虽然能看到,但实际上是很难看到的大胆泳衣。
「我…我也想淋浴再….」
淳一的下腹紧张的痛,喉咙沙哑。现在这种样子是没有办法穿泳裤。
「姐姐,妳和她先去吧,我等一下追上去。」
「哦,好吧!」
芳子稍许露出疑惑的表情,经过淳一的身体向房门走去。洗去汗脂的身上,已经没有甜酸的体嗅,只闻香皂的清香。淳一侧目追逐身边过去的姐姐,走过去后尽量扭转头追逐姐姐的后背,不,追逐屁股。好像勉强挂在屁股隆起部上的泳衣,随着走路慢慢陷入左右摇的屁股沟裏。就是芳子用手拉出陷下去的胯裆撩饰屁股,可是屁股像有吸力的使胯裆陷进去。
「对不起,我要先走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淳一深深叹一口气。想到那样的泳衣一旦沾上水,一定会更陷入那里时,淳一的心脏跳的异常厉害。同时,下腹部阴茎已经膨胀到刻不容缓的程度。淳一将短裤与内裤同时脱去,就跑进浴室。
「淳一!你为什么用那样淫邪的眼光看我!你一直只盯着看我的屁股!」
这一夜,芳子一直无法入睡,喝了香滨和葡萄酒应该有相当的醉意,但身体火热的就是不能睡。这不是太阳晒的,是从身体内深处发出的热度。晚上散步时,辰夫虽然要求接吻,但没有摸芳子的火热身体。芳子开始后悔没有独佔一间房,弟弟就睡在旁边的床上,连手淫都没有办法。只要能手淫,一定能爽快的入睡,这样想手淫而不能手淫感到苦闷的情形,还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芳子知道自己身体火热的原因,是那件泳衣害的,是每走一步就紧紧陷入屁股沟裏的泳衣害的。芳子早就发觉自己多少有一些倒错性的嗜好。有什么东西陷入胯下,尤其在屁眼上摩擦时的感触,她非常喜欢。就是在平时,在裙子或牛仔裤内,偷偷的使三角裤的裤裆陷入屁股沟里,享受那种快感,到夜里就用手指摸火热的肛门上,沉缅在倒错的手淫快感裏也有很多次。
并不是前面没有快感,甚至于比一般人还敏感,在那里也能充份享受美感。可是摸到后面,用手指插入小洞时,有说不出的快感。不知道从何时有这种性癖,可是从小就觉得玩弄后面比前面更坏会挨骂,但也反而更感到有魅力。故意忍耐排便时,忍不住才排便时的快感。偷偷用手指挖弄肛门时有说不出的感触。还有把那个手指放在鼻前闻的罪恶感,毫无疑问的从小就浸缅在这种倒错的快感裏。
就拿今晚来说,如没有弟弟的邻床,一定会用手指安抚火热的屁眼,想到这里就对弟弟在这里非常生气。
「你那样盯着看我的屁股在想什么!你是变态,真讨厌!」
「我…我…」
「淳一!真不敢相信,做弟弟的还会用淫邪的眼光看姐姐的屁股。难道..你是想看着我的屁股手淫…」
芳子是气的说出自己也没有想说的话。可是在剎那,在芳子的心里出现邪恶的念头。
「对….不起…可是我…」
在淳一而言,等于是被姐姐说中心事,不知该如何回应。
「可是什么?是因为我的屁股很美吗?你是那样想看我的屁股吗?」
意想不到的话,便淳一战战兢兢的看姐姐,在床头灯的微光下,姐姐的眼睛发出调皮的光泽。
「怎么样嘛,想不想看?」声音中已经没有厌恶感,反而带一份诱惑般甜美口吻。
淳一还是说不出话,用非常认真的眼光表示肯定。
「好吧,我让你看,等我嫁出以后,再也不可能有这种事了,算是为别离的回忆吧。」
芳子好像在解释给自己听,俯下身体撩起睡衣。在微暗的灯光下,小小的白色比基尼式三角裤是以唯有在芳子身上才能有的优雅,衬托动感的丰满屁股,只有用妖艳才能形容。在紧张的气氛中,听到淳一吞下口水的声音。
「你可以脱…可以摸,因为只有今晚是特别的。」
芳子悄悄的说完,难为情的把脸靠在枕头上。如果不是姐姐俯下脸,淳一是不会有勇气走过去。因为,只剩下一件内裤的下体,没有办法撩饰为期待脤动的阴茎。
淳一跪在姐姐的床边,用快要颤抖的手,好像害怕被发觉般的轻轻放在三角裤上。然后做一次深呼吸,用另一只手捏住三角裤的裤腰。轻轻的像剥一层薄皮,是极温柔的把三角裤向下翻转。
能看出姐姐的屁股也在紧张。以来在胯裆处的部份做支点,小小的白布片完全翻转过来,露出漂亮丰满的只丘。此时的淳一也没有勇气用力量向下拉三角裤。其实,这样已经足够了。这是连做梦也梦到的姐姐的屁股。现在出现在眼前的屁股,是比幻想的更美,更华丽,更新鲜。
「怎么样?我的屁股美吗?」
「姐姐!太美了!」
还没有等到说完,淳一就忍不住在姐姐赤裸的屁股上用脸摩擦。就是挨骂或被脚踢到也不在乎了。手抓屁股的肉,手指在沟裏摸,用舌头品嚐肌肤的美味,鼻尖塞入双丘之间闻那里的味道。
对这样突然的演变,芳子剎那间迷惑的使身体紧张,但对像小狗一样用鼻子闻屁股的淳一感到可爱的同时,屁股受到玩弄的淫猥被虐待感,开始感到不可思议的陶醉感。
「姐姐的屁股真香啊,和腋窝一样有甜美的味道。」
闻到从出汗的屁股沟飘来甜美的芳香,使淳一的兴奋猛然升高。芳子也是对闻到自己的屁股味道,产生羞耻感的同时,忍不住有自我陶醉的恍惚感。
「在屁眼里…插入…手指把!」
但立刻感觉出,在屁股上感觉到的不是手指,而且热热湿湿的肉,芳子的全身为之惊愕与战慓抽插。
「啊…在那种地方!」
淳一是用双手拨开屁股,在露出来的屁眼上用舌头不停的舔。当然没有人教他,淳一只是受到本能的驱使,为羞涩般缩紧小嘴的肉洞感到无比的可爱,忍不住用舌头去舔而已。
「啊…啊…唔…」芳子咬住嘴唇,双手抓紧床单,对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的甜美战慓陶醉。
「啊…噢…」
淳一的手指慢慢的摸到被唾液沾湿的肛门,芳子的全身不由得紧张起来。有关节的手指滑入下体裏。清楚的感觉出进入的第一关节,然后是第二关节,手指停止时,芳子深深吐一口气。就在这剎那,电击般的战慓从直肠直奔背肌,芳子的全身像触电般的翘起成弓形。
「啊…」插入的手指不是自己的,是弟弟的。这样的意念更使背肌产生甜美的麻痺。为自己插入屁眼里的一根手指,姐姐全身抽搐,把肌肤染成粉红色冒汗的样子,淳一几乎不敢相信会有这样激烈的反应,同时也非常感动。
淳一让手指继续留下屁眼里,伸出舌头品嚐屁股肉的滋味,也不知不觉的把下腹部顶在床边摩擦。姐姐喘息声、呜咽、肉体的紧张,苦闷的模样,逐渐增加浓度的甜美体臭。每一样都震憾淳一的心弦,使兴奋升向极限。就在芳子的肉体为倒错的高潮颤抖的剎那,淳一的阴茎也在肉裤里爆炸。
为避免打扰全身无力的姐姐,轻轻拔出手指后,淳一把手指送到自己的鼻前,虽然极轻微,但毫无疑问是那种排洩物的味道。对淳一而言,不仅不会感到不快,认为是姐姐肉体深处的味道,反而感到是煽情的味道。
「不要!不能这样!」对淳一手指上留下自己排洩物的味道,芳子便脸色红润,拼命的用卫生纸擦淳一的手指。
「很好的味道啊!」
「坏蛋!变态!」
看到全身都染成红色的姐姐,淳一的心里产生坚定的信念。如果我是变态,姐姐是更厉害的变态。对芳子而言,今晚的行为也许只不过是一场小小的逢场作戏,但对淳一而言,完全成为乐引子。这是有血脉相连者的直觉吧,淳一在芳子玩乐的心中,已看出姐姐隐藏的实情,她是和他有相同的倒错的血液。
和往常一样,不,因为有倒错游戏的第二天,姐姐的态度就更冷淡无情的模样,可是淳一反而煽起慾火,对喜悦的期待能充满信心。尽量採取冷漠的态度吧,和那无用的未婚夫多腻在一起吧。
淳一对穿着挑拨性的泳衣显示性感肉体在海边戏水的姐姐,能以冷静的慾情观望。确实,这一天的芳子是故意在淳一面前和未婚夫辰夫接触身体,使辰夫不知所措的大胆戏弄。可是,越是这样越使淳一觉得这是姐姐可怜的做作,产生虐待的慾情。
如今,淳一觉得姐姐的肉体完全是供他一个人玩味的美食。从头顶到脚尖,一举手一投足都是为使他产生性慾而存在。已经不需要任何讚美词,只是使他勃起再勃起,那就是最好的称讚。
淳一比他们先一步离开海滩,一个人到街上,为这一夜的交会购买小道具,为尽情赏玩姐姐肉体的小道具。
「吃完了,我们也去吧,还要买土产带回去!」芳子像向辰夫求救。
「是啊!淳一君要不要一起去?」
辰夫当然不知道芳子的不安,还邀淳一一起去。
「不,我不去了!你们去好好享受夜晚的街景吧!」
淳一嘴角露出嘲讽的微笑看芳子的眼睛时,芳子慌忙把眼睛转移。淳一这小子大概有什么图谋…这样想时,芳子感到一阵心痛。
「辰夫,我们走吧!我们二人原要去欣赏沖绳之夜吧!」芳子催促辰夫,挽住他的手臂走出旅馆的餐厅。
屁股的肉几乎要从短裤露出,脚穿凉鞋式的高跟鞋,那样的背影绝不输给西洋人。相比之下,手臂被搂,肩上有芳子靠紧头的辰夫,露出极难为情的样子。反正那样的男人绝没有勇气敢做婚前性行为。姐姐啊,你去把丰满的屁股沟弄湿淋淋的回来吧,后事我会为妳解决。淳一目送二人的背影,在心里滴咕。
紧紧把身体靠过去,有如吊在辰夫臂上的芳子,心里一直不安。只穿一件桶装上衣,将乳房贴紧辰夫臂上的感觉,不如射入热裤胯下的淳一的视线,使芳子的肉体感到火热而刺激。若想躲避视线,夹紧双腿走路,胯下会更炽热。淳一的锐利执拗的视线刺穿热裤盯在屁股沟里瞬间不离。芳子不知多少次想回头确定淳一是不是跟在身后。盯在屁股间的妖邪感触还是那么鲜烈,芳子甚至感到目眩。
「我想看海,去海滨那边吧。」到街上也不可能有心情买东西,为逃避淳一的视线,芳子也想儘快让辰夫用力抱紧。
「可是,还没有买土产…」辰夫真的像完全不解女人心理的小男孩。
「不要了!明天就要回东京了,我们两个人的梦,海滩的夜晚…好不好?」
芳子快要急死了,过去在辰夫面前尽量展现的娴淑温柔,必须是一个做大谷家的媳妇不丢人的高雅小姐。对看中她的辰夫也没有恶感,对装做大家闺秀的样子也没有感到抗拒或痛苦。可是无论如何也需要有排洩一下的时候,像昨天晚上…。
没有月亮,有星光的海滩很暗,芳子好像忍不住似的抱紧辰夫,把香唇压上去。辰夫虽然有一点犹豫,还是尽力接受芳子的嘴唇。昨天和今天,到第二次时至少也会学会让舌头缠在一起。闻到甜美的芳香,压在胸上变形的柔软乳房,女人肉体的感触,他也能勃起阴茎。
「你认为我是下贱的女人吗?讨厌我吗?」芳子双手抱辰夫的脖子,像撒娇一样的问。
「怎么会,我怎么会讨厌妳。」
实际上,辰夫也没有多余的心事想下贱或讨厌的问题,只是对芳子比过去积极的接触身体,还没有女人经验的辰夫,只是感到困惑和不知所措而已。
「那么,和我作爱吧…现在,就在这里。」
「什么?可是….在这种地方…」
辰夫当然也知道自己的阴茎硬起来是要求芳子的身体。可是,在不知何时会有人经过的海边,实在没有信心能完成有生以来第一次的作爱行为。
「回旅馆好不好?今天晚上睡在我的房间。」
「真的?真的吗?」
芳子又主动的吻辰夫,为顶在下腹上的硬挺感到陶醉。
「回来这样早啊,姐姐!」淳一的视线好像在侦察肉体似的露出嘲讽的视线。
「喔,是呀!今天决定要去他的房间睡觉,要让他好好的爱我。」芳子儘量装出平静的样子。昨天只是一次的游戏而已,应该受到感谢,也没有受到要胁的理由,芳子这样告诉自己,把衣服装进旅行箱裏。
「姐姐,那是不可能的。」这样从来也没有听过的充满恐吓意味的声音。
「你没有资格命令我。」芳子的声音紧张的有一点沙哑。
「是吗?我觉得对变态的姐姐是变态的弟弟最合适。」
和昨天以前的淳一完全不一样,唯一有的倒错游戏使淳一完全变了一个人吗?也许应该说,那个游戏成为引子将隐藏的淳一的本性暴露出来。
「不管怎么说,快给他打电话回绝吧。就说马上要和弟弟玩变态游戏。」
「我不要!让开!」芳子一只手拿行李箱,想推开站在门前的淳一。
可是,淳一立刻用手拉开芳子的手,另一只手从桶装上衣上用力抓住乳房狞转。
「让弟弟舔屁眼还高兴的变态女人,怎么可能对普通的性交感到满足。姐姐是与生俱来的变态,最喜欢受到这样的欺凌。」抓乳房的手更用力,指尖从桶装上衣陷入肉里。
「不!没有那种事!你胡说!」芳子丢下行李箱,想用手拉开淳一的手,露出很痛苦的表情抗争。
「绝不是胡说。我们是相同血统的姐弟,所以我知道,看吧,慢慢感到舒服了吧。」淳一使陷入乳房里的指尖颤抖。
「痛啊!不要啦!我要叫人来了!大声叫了!」
「妳说这种话,其实自己最清楚知道绝对做不到的。」
淳一说的一点也没错,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在淳一的倒错性慾点燃火的,就是芳子本人。想到这里时,立刻从芳子的身体失去力量。是我不好,对,我是变态女人,是最适合受到弟弟欺凌玩弄的女人。感觉出原来为痛苦僵硬的身体,慢慢鬆弛。
「姐姐,看床上吧,準备好姐姐可能喜欢的东西了。」
芳子无力的转头看过去,床上有盘旋的绳子、晒衣夹,以及笔型手电筒。立刻知道这些东西的用途,芳子的身体猛烈哆嗦,抓住淳一手腕的双手失去力量垂下。
「姐姐,好像很满意了!」淳一说完放开抓乳房的手,芳子的背靠墙上滑坐下去。
现在只有认命了,实际上是芳子这样告诉自己,受到亲弟弟的凌辱玩弄。用绳子和晒衣夹、笔型手电筒折磨全身。芳子不愿承认自己对这漾的虐待会有期待感,所以芳子才要用全身表现认命的境地,自己演出受凌辱也无奈的模样。
淳一笑一下,跪在跌坐在墙边的芳子前,用手里的晒衣夹从桶式上衣上夹住乳头上。
「啊!」激烈刺痛的感觉只维持剎那的短时间,连疼痛也化入自我陶醉的感觉里。
「那么,首先给那小子打电话吧。」淳一拨隔壁辰夫房间的电话,将话筒放在芳子的耳朵上。
「喂!哪一位?」淳一也从电话中听到辰夫充满期待第一次作爱兴奋的声音。
「我…是芳子。」淳一用另一只手玩弄夹在乳头上的晒衣夹,激烈疼痛使芳子的脸扭曲。
「对不起!我有一点不舒服。」
「什么?不要紧吧。」
「不要紧,我想睡觉就好了。所以…所以…今晚是不可能了,对不起!」
对方沉默了一下,「嗯,这样也好,在结婚典礼以前…彼此…这样也好。道歉的应该是我,那么,休息吧。」辰夫没有发觉的样子。
「晚安!」芳子放下电话,淳一立刻说:「那小子知道姐姐是这样的变态,一定会吓哭的。」
只要扭动一下晒衣夹,芳子就轻轻叫一声。那种表情美的妖冶,自然煽动淳一的慾火。
「姐姐。站起来吧,然后举起双手。」
芳子闭着眼睛服从淳一的第一道命令,已经逃不了啦,对辰夫也说谎了,想到这里感到自己很可怜,流出泪珠。当芳子高举双手时,淳一拉起还有晒衣夹夹在乳头上的桶装上衣猛向上拉起。
「啊…唔…」叭!叭!随着晒衣夹弹落,芳子忍不住发出尖叫声。暴露出来的乳房上,留下明显的五个爪印。翻转的上衣覆盖在脸上时,淳一就把鼻子靠在暴露出来的腋窝上。
「哇!好强烈的味道,姐姐的狐臭真受不了。是好色女人味,是想引诱男人的淫乱女人味!」淳一把鼻子紧压在湿润的腋窝上连连深呼吸,为那富有挑拨性的女人味狂醉。
「不要!难为情,饶了我吧。」听到淳一分不出是悔辱还是讚美的话,芳子也奇妙的产生陶醉感。原来那样在意的腋臭味,被这样闻时,已经没有掩饰的余地。
「这是变态的味道,啊,真受不了,酸酸甜甜的,是变态的味道。」
上衣还盖在脸上,舌头在腋下舔,以及言语的刺激,芳子感到目眩。淳一的双手已经在芳子的身上向下滑动,拉开热裤的拉鍊,将热裤猛向下拉去。热裤和三角裤一起翻转在大腿上,露出浓密的阴毛。没有经过日晒的雪白下腹部与黑黑的毛形成强烈对比。淳一的手指插入还夹住三角裤的大腿根里。
「哟!姐姐,这里是湿淋淋的!」
从盖住上衣的脸的芳子嘴里哼出沉闷的声音。在她的脑海裏浮显出举起双手,脸被上衣盖住,三角裤也拉下去,乳房和肚子以及肉体的一切都暴露的自己的可怜模样。
「唔!好臭啊!姐姐的穴也有强烈变态的味道!」
淳一的鼻尖从阴毛向下顶在柔软的阴唇上。羞耻感使芳子的全身红润,冒出汗脂,当然她可以随时放下双手,把这可恶的弟弟推开,可是她已经完全把自己投入在弟弟倒错的情慾,骯髒的言词裏,对可怜的自己产生奇妙的陶醉感。
「姐姐。」淳一突然站起来,把盖在芳子脸上的上衣拉高,对露出恍惚表情的芳子,把嘴靠在耳边上说:「姐姐,想要绑了吧?」芳子的心一阵战慄,因为淳一说对了,在没有捆绑的情形下受这样的凌辱,已经快要忍不下去了。可怜的演技已经达到限界,希望能得到用绳子捆绑的痛苦,那样会舒畅多了。
「是不是?想要给妳绑起来了吧!」淳一用手指把芳子低头的下额勾起来时,芳子轻轻点头。
「那么脱吧!碍事的衣服要全脱光,变成光溜溜的!」
芳子向弟弟那冒出青筋的兇器看一眼,身体不由得颤抖一下。芳子在淳一火热又残忍的凝视下,从头上脱去上衣,从脚下脱去热裤与三角裤,在弟弟面前显露出赤裸的肉体。
「快…快绑我吧!」变成无防备的全身赤裸,还一直受到淳一视线的凌辱使芳子感到难过,忍不住这样说完,全身的红润更深浓。
「嘻嘻,姐姐真是变态啊!好啊!把身体转过去,双手放在背后。」
芳子照淳一的话背向他,双手在背后重叠。赤裸后看到姐姐的屁股,更显得淫糜的妖艳,和白天穿泳衣的健康美完全不同,整个屁股变成只为诱惑男人的性器。淳一故意将阴茎在姐姐的屁股上摩擦,先把双手绑好,再在乳房上下绑二、三道。
「痛啊!不要太用力了!」
可是,这样的哀求,也只会更煽起淳一的慾火而已。两个乳房的形状扭曲,淳一绑好双臂和乳房,就把芳子推倒在床上仰卧。这样会使乳头更突起,在那乳头上用晒衣夹夹上后拉下,这样不停的重複,还夹上后向后左右旋转。
「啊…痛…痛啊!」芳子的全身为痛苦扭动。
「姐姐,妳不是喜欢受这样的欺凌吗?」
强烈的痛苦使芳子的脸颊变形,发出呜咽声,可是她在这样的虐待下开始兴奋,这是由全身冒出粘粘的汗脂和增加浓度的甜酸女体味获得证明。而毫无疑问的,淳一也看出这种情形。在乳房玩弄够后,淳一还郑重其事的慢慢抱起芳子的双腿,使身体变成弧形。然后又拿出二条绳子,把快要到达头边的双腿分别绑住拴在床栏杆上固定。
芳子的身体比一般人柔软,因此也使胯下的一切向上完全张开。对女人来说,大概没有比这更羞耻的姿势了。在还没有碰一下时,芳子就已经闭上眼睛,露出苦闷的表情喘息。
「姐姐,妳这种样子真棒,好景色啊!穴孔和屁眼都看清楚了!」
「啊!不行啊!啊啊….」芳子的全身紧张,从阴户流出蜜汁。
淳一拿起笔型手电筒,用另一只手拨开两片阴唇,点亮笔型手电筒在阴唇之间插入。芳子的身体抖抖的颤动,在笔型手电筒之前端沾上粘粘的液体,也在那里出现微光,有如海底的动物微微蠕动。
「啊…啊…不要!」芳子的声音喘息颤抖。
「嘻嘻,对了!姐姐原来是比这里更喜欢屁眼,对吧,变态的姐姐。」
淳一说着把沾上大量女人蜜汁的笔型手电灯,从会阴部向屁眼滑过去。芳子的一只腿伸的笔直。淳一用手指在菊花状的洞口揉搓,再把笔型手电筒向小肉洞裏插进去。
「啊啊!不行啊!我要洩了!求求你,插进来吧,在那里把你的鸡巴插进来吧!」
淳一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那里会有这样受到亲弟弟的欺凌、羞辱,而越是这样越燃起情慾之火烧身要求更虐待的姐姐呢?
「好了,知道啦,会把我的鸡巴插入变态女人的屁股裏!」淳一说完就立刻改变姿势,反向的压在芳子的身上。
「姐姐,要先好好的彼此舔一舔。」
淳一把下腹部落在芳子的脸上,像青蛙般的爬下后,把嘴送在阴门上。同时,芳子也像金鱼吃饵一样的张开嘴,把弟弟的龟头含进嘴里。淳一拼命的舔发出强烈臭味的肛门。用舌尖把口水送到肛门上时,小小的菊花门就缩紧还微微蠕动。这些器官,好像专为接受虐待而存在。
受到姐姐一心一意的强烈吸吮,淳一几乎要使肉棒在姐姐嘴里爆炸,所以急忙挺起屁股。起身后再度观望被绑倒在床上的姐姐的赤裸肉体。双手绑在背后,乳房上下也被捆上几圈,身体弯成虾形,一只脚高高举起在头边还拴在床上。遇到这样的羞耻,露出极可怜的姿态,但仍做恍惚的表情喘憩,扭动身体,为追求肛门的凌辱使菊花蠕动的光景,只能用妖艳形容了。
现在要和姐姐享受肉体的欢宴、疯狂的欢宴。淳一觉得很感动,然后向姐姐肉体上压下去。姐姐的双腿伸直,全身开始紧张。彼此都沾上唾液的内棒和肛门在一起摩擦。
「唔…」淳一手握自己的肉棒,哼着在下半身用力。芳子的全身战慄,呼吸停止,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
「唔…唔…」觉得听到噗吱的声音,龟头确确实实的刺破姐姐的菊花门。淳一双手支撑身体,拼命用力插。
「啊…」从芳子的喉咙冒出尖锐的叫声。火烧般的疼痛从屁股直冲向脑顶。
淳一的阴茎因受到快要断裂的爽快,不由得呻吟。皱眉摇头,从张大的嘴裏断断续续发出哀呜,姐姐的这种癡态是那么哀怜又美丽。淳一不能动,只要动一下,痛苦与快感的微妙平衡必然一下就瓦解,姐姐的身体必会随尖叫声而变粉碎。
直肠的脉动与阴茎的脤动合而为一,使二个身体相同的波动。从全身冒出的汗,使甜酸的体嗅更浓厚,使男人的情慾更炽烈。淳一闭上眼睛深呼吸,陶醉在除非是姐姐不会有的女人味道中。高潮突然来临。肉棒被狭隘的肉洞夹紧,在紧密肉里,有火热东西冲上,感觉到时,淳一的全身血液沸腾,开始向下部狂奔,全身开始脉动、痉挛。
「哎呀!啊…唔…唔…」
淳一的脤动传到芳子身体深处的剎那,随一声沙哑的叫声,芳子的身体像抽筋一样的变僵硬。拴住双脚的床栏杆发出倾轧声。把一切都吐光的淳一想抬起下半身。
「痛啊!」还没有完全萎缩的阴茎,没有办法从缩紧的肉洞裏拔出来。淳一只好把体重压在芳子身上,等待时间的过去。
「哇!沾上姐姐的大便了!」
萎缩的阴茎从肛门出来时,在阴茎的头上虽然只有一点点沾上姐姐的排泄物,对于还享受肉体甜美余韵的芳子而言,这是很残忍的一句话,身体不由得紧张,忍不住要咬紧牙关。
「姐姐要给我洗乾净才行,是妳弄的。」
当淳一解绑双脚的绳子时,芳子产生不安的困惑。就是让妳自由的伸直身体躺在床上,麻痺的下半身就不像自己的一点感觉也没有。
「啊!不要!」原来是淳一用手拉起她的下额,把刚才插在肛门裏沾上排泄物的阴茎送到姐姐的鼻尖上摩擦。
「不…不要!」精液的味道除外不说,毫无疑问的闻到排泄物的味道。
「快舔乾净吧!姐姐,是妳自己的东西啊,不会髒的。」
鼻子被捏住,就不能不张开嘴。就算是拼命摇头,也很轻易就被插入阴茎。从紧闭的眼睛流出泪珠,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芳子连陶醉自我哀伤的时间也没有,像认命似的开始吸吮沾上自己的排泄物的阴茎,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心里只有不洁感。
「不行了…饶了我吧!」忍不了呕吐感,芳子吐出了淳一的阴茎。
「好啊,好像已经弄乾净了。」淳一说着离开芳子的身体。
「求求你,让我漱口吧。」因为强烈污秽感,吞不下积存嘴里的唾液,从嘴角流出来。
「是!姐姐!」淳一抱起芳子,搂住几乎无力走路的肉体带到浴室,双手还是绑在背后。
「来,请吧。」
打开洗脸台的龙头放出水,可是他就站在一边什么也不管。芳子没有办法,自己把脸送到自来水龙头下。强烈的水势使她噎住,不只是脸,头髮也湿了。淳一是疯了,已经超越游戏的範围,芳子为恐惧感颤抖。
「现在该轮到我了!」
「求求你饶了我吧!不要了….」
「是,知道了,姐姐!等把屁眼弄乾净,就放过妳吧。」
淳一抱起全身软弱无力的芳子,让她跪在浴缸前。然后使她上身弯下去,形成举高屁股的姿势。芳子觉得全身的血向头下流,头晕目昡。可是不要说反抗,连说话的气力也没有了。
「把屁眼确实张开,用篷头的水洗乾净吧。」从挺起的屁股沟流出淳一射出的白浊粘液。
「要开始洗了!」
一秒..二秒..三秒..。有温热的液体浇在因紧张缩紧的肉洞上。那不是篷头的水!从直觉中知道那粘体是什么东西时,反射性的全身产生恶寒,冒起鸡皮疙瘩。
「啊…..」
「淋浴是淋浴,但是黄金的淋浴!」激射出来的小便打在紧缩的肛门上。
「不要!不要…」芳子拼命的摇头,想抬起身体,但一点力量也没有。
肛门刺痛,在肛门散开的液体流到后背的感觉,使全身的汗毛都竖立。疯了!淳一是疯了!淳一的小便从后背流到脖子,再流到头髮里。为极度的不洁感与厌恶感,芳子几乎要昏过去。但就在这时候,在芳子的心弦上,产生不明直觉的快美感。
芳子拼命的想打消那种难以相信,又不容许的甜美战慄。背肌在颤抖,可是芳子知道,那是厌恶感和甜美感混合造成。变态女人!啊!妳是变态女人啊!
淳一的小便射在肛门上发出的声音,不只是淳一的,毫无疑问也是芳子本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