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交换的刺激

 

夫妻交换的刺激

写下这个题目时,我心情很糟,因为我所写的就是刚刚发生的事实。刚才,看着太太穿着新买的裙子和性感的丝袜,化着淡妆款款地走进那家五星级酒店的单人间时,我似乎想跟叫她跟她说什么,可张了张嘴又不知说什么。
今天是我太太第二次被她单位的一把手——应召了。第一次是在二个月前同样的星期天下午。虽然我有事没送她去,但当时我知道她去干什么。想到老婆这段时间正与另外一个男人在床上翻云覆雨的,可想那段时间对我来讲是怎样的煎熬。虽然心里对自己不断地说:不要想,没关系的,她这样做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她今后的前途,为了我也好轻松点,还为了……等等,可说起来容易,做难啊。一颗心始终放不下,手机不停在在手中玩弄着,看着上面的时间一分分地过去,心里就不由地想着此时他们做到什么程度了?在玩什么动作?我太太的神情如何啊?有没有开心地浪叫啊……,那心里的滋味啊,真好像是一盆快吃完的火锅汤倒进了一大碗的醋和药,鹹甜麻辣酸苦和晕,七味俱有。不管如何形容都难以表达那时的心情。总之,有一点感受十分清楚,就是知道自己戴绿帽子的人,那心里面肯定是不好过的。
近两个小时过去了,算算太太跟那位老大在一起做爱的时间应当差不多了,几次拿起手机按下名片录上的第一个号码,可终不敢发送信号。打不打?可打哪儿呢?打手机吧,万一现在他们还在房间里,不就打扰他们了,要问起来我太太不就难堪了吗?思前想后还是给单位打个电话吧,如果她在,说明已经结束去上班了,如不在说明还没结束。于是,我给她单位打了过去,一问还没到,无奈失落地挂下电话,只好一个人赶往岳父家去吃晚饭。在路上走了十多分钟,太太电话打过来了,问我刚才打电话到单位找她有什么事。我能说什么,当然是说没事,你还好吗?,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道:没事,还好,回家跟你说吧。是呀,现在问这些时机场合当然不对,回家再说吧。
没多久,晚饭时间到了。我太太的打电话过来叫我去接她到她妈那去吃饭,我放下电话赶紧过去。在她单位门口,远远就看见秀气的太太披着长发,穿着一件吊带裙站在风中,很是性感。她过来上车,冲我一笑,什么也没说。我也不知开口问什么。好长一段时间,她才跟我说了句:老ⅹ说了,要到明年才有机会帮我提上去,今年下半年还不行。原来她陪了一下午,就陪出这个答案。我心里实在有点不开心,可我嘴里冒出的却是:你玩得开心吗?她答:还行,老ⅹ还挺能做的,挺舒服的。看着她脸上还没完全褪去的红晕,我想她说的是真话。
来到老岳父家,一切跟往常一样,我俩像什么都发生过一样,跟家人边吃边聊,问东问西。我先吃完,坐到一角看报纸,可我透过报纸我冷眼发现太太今天的神采特别好,眼睛明亮,声音悦耳,跟谁说话脸上都挂着笑,就连走路也格外的轻盈,一看就是一幅好心情。这跟几个月前的那几天相比,完全是判若两人。
(二)起由
三个月前,我总感到我太太有心思,开始还以为是经过夫妻交友后的发春反应。说到夫妻交友,这还得从去年十月份说起。那时我因为工作上老不顺心,感到自己干得不少,工作岗位也很重要,可领导往往是用到时想起我,论好处时却总是偏坦同一办公室后来的官太太,本因提职的我,却迟迟不使用我。虽然,我努力自我调节情绪,但总有一股冰寒感堵我心。于是,对工作也就没以前那么主动积极有拼劲了,加上办公室里人手也多起来了,所以空閑时间渐渐多了。反正办公室可以上网,没事就在网上看看找找。就这样无意间接触到了夫妻交友这个圈子。在一位网友的推荐下,又进入了类似网站,这一下子使我兴奋不已,仿佛带我走进了人性中的另一个世界。在这里虽然良莠参杂,目的不同,但对人性的原始欲望却少了一些虚伪。当我读着那一篇篇人家交换的经历,看到网上别人夫妻一张张自拍照时,那种真实感,刺激着我,诱惑着我——去尝试,人生遗憾。可跟太太一说,却迎头遭到一句你神经啊。是啊,这种事可真是有违我们自小受到的教育,说出去可真要见不得人的。但内心的骚动还是冲破了理智,试一次,给人生多一分经历这是我当初的想法。我把我的想法跟太太细细说了,理由也说了,并带她一起进入这些网站,渐渐地太太的态度有了转变,也愿与一些夫妻网友见面或互发照片了,尝试着寻找合适的夫妻朋友。可接触了两个多月,没能找到合适的。原因多为我们要求太高而作罢。要求高也是有理由的,因为我们自身条件好啊,无论从内在还是外型,无论从家庭还是社会角色都自感还算不差,所以潜意识中也想找彼此差不多的那种。就这样在迷茫中,碰见了相邻城市的lin夫妻。
第一次聊时我们夫妻正好都在,相互视频见了见,初看上去,对方男的戴着一幅眼镜,长得不算英俊但也不失斯文,倒有点像香港演员吴起华,而对方女的给我的感觉倒像个日本女人。那次相互聊得很多,很真诚,也很开心。完后,我问太太这对夫妻如何,太太点点头,可以。过了几天,再次在网上碰见了,一聊才知是对方女的,视频一看果然是对方的太太,而且是一个人在家,那自然要安慰几句,就这样热络起来,没想到对方女的竟主动提出要我们过去约会,并且就定在周未。下线后,我不知是怎么的,打字还挺利索的手抖起来。想想马上就要真的迈出去了,寻找了几个月的经历就要成为现实,是好是坏不得而知。回头一看,不禁与脸上红红的太太对了个眼,是去还是不去?迈出这一步后果如何?心理能不能接受对方跟自己的爱人做爱?会不会影响到今后的夫妻感情?等等,一连串的问题摆在了面前。当晚,我俩相拥无眠。
(三)第一次
那是今年元旦过后的第一个周末,我们决定要去另一个城市赴约。可这个约会不同于一般的约会,它对我们来讲就好比跨入另一世界,一个抛弃现实世界常规伦理道德的性爱世界。
我们约定,下午5点从我们这儿坐车过去,约一小时到那边后他们来接,然后共进晚餐,继续下一项目。因为是周六,本来可以有充分时间准备,可突然单位有事,只能前去加班。下午四点时我正准备回家,这时我的上司又要召集我们开会。无奈,公事要紧。可坐在会场,心早已不知飞哪儿了。太太打电话问我怎么还不下班,再晚就没班车了,我只能说快了快了。好不容易熬到五点半结束,赶紧回家,老远就见太太已在家门口街头等了。只见她穿着一件鹅黄的鸭绒大衣,系了条红色的丝巾,脸上还特意化了点妆。话不多说,赶紧打车过去。
一小时后,我们来到另一城市。下车站在街头,只感到夜里的寒风刺脸。此时已七点半左右,晚饭时间早过了,可我们一点也没感到饥寒。电话联系后不多一会,一辆奔田雅阁开了过来。上前一看,果然是他们,寒喧上车,直奔酒店。到酒店坐下,大家像熟人一样东聊西扯的,丝毫没感到陌生。我俩原先还有些的紧张,也惭惭消失在彼此真诚的气氛之中。
点菜时,看得出对方是经常出入酒店的一族,既讲究色味,又不浪费,而且男的很儒雅,说话轻声细语,也没喝酒抽烟之类的爱好;女的个子不高,白白的皮肤,约一米五五的个,穿着打扮都很讲究,讲话很嗲且很丰满。吃完饭,一行四人来到开好的房间,进去一看,空调不行,于是忙着换房,就这样从一个原先最边上、最安静的房间换到了楼中间的房间。进去打上热空调,不多一会,屋里的温度就热得让人一个个脸色发红,怎么办,只能脱衣服。对方太太很自然的脱得只剩下内衣了,我太太不好意思,只脱了外套坐在床上那看着他们,大家就这样边看边电视边东拉西扯。
相互洗完,抱着自己的爱人在床上閑聊时,才得知对方夫妻已接触有一年多了,在我们之前已有过两对,可以说经历丰富了,但俩人的感情非常好,用他们的话说,这只能是感情好的夫妻才能做的,是相互爱对方,为考虑的一种表达方式,尤其是男的,更要冲破封建思想的束缚。这一席话不由得让我们又长了见识。看看时间不早了,接近临晨1点了。对方太太不放心小孩一个人在家,说要回去看看,于是大家就这样分手。临别时,对方男的还特地走到太太哪,很绅士的亲吻了一下。
等他们离去,我抱着太太的脸问她刚才感到怎么样,她说像是在做梦,然后就跟我细说她刚才的感受,说着说着我俩都又有了冲动,相互不由分说地再次风雨雷电,一种久违的热情在我们夫妻之间展现,它是那么的美好,让人向往和留恋,心里不由地问:这就是我们感受到交换真谛吗?像又不全像,看来仅凭一次体验就来回答还尚
(四)第二次交换
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可在热情消退之后,细细回味又感到很空,那感觉说不上是好是坏,最多也就是在以后的夫妻生活中多了一点刺激话题而已。至后,我们又回到原来的轨道,该怎样还怎样。可我发现我太太的手机短信变多了,主要多是对方男的发过来的。拿来一看,也无非就是问候客套之类的。想想这也只是一个朋友间的问候而已,大可不便在意。可仅过了半个月,就又意想不到地经历了第二次交换。
那又是一个周未,晚上9点左右太太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开始还以为是同事,可说着说着我发现她的脸色有异。电话完,太太说刚才LIN打电话跟我聊了一会,他说他这两天出差,今天晚上回家,现正好路过我们城市,想起来给我打个电话。我说那没什么啊。说明他挂念你了。说完我也就没当会事洗洗休息了。
可刚躺下没多久,我手机叫起来,一看原来是LIN太太打过来的。一接,她嗲声嗲语的跟我说:你们今晚方便吗,我们马上过来大家聚聚好吗?我一看时间已是晚上10点了,就说我要跟太太商量商量。转身跟正看着我的太太一说,我太太脸天顿时就红了,语带颤音的问到他们现在就来?!刚才LIN电话里只是说他想早点与我再聚一次,可他没说是今晚呀。哪今天他们马上就要来了,LIN夫妇俩已在路上了。可现在关健是小孩怎么办?我望了眼熟睡的小孩,说没关系,有我爸在,我们去了后再点回来不就是了。就这样回电叫他们开好房发短信告知我们。半小时后,消息过来,我一看就在家旁的一个酒店。我们就这样冒着深夜的寒风出了门。一路上,太太拉着我的手,紧依偎着我,看得出她很兴奋。
几分钟我们来到酒店,进门见面大家像是老朋友一样。他们都已洗好澡了,多余的话就不多说了,我们夫妻也迅速洗澡上床,接着都是老套路,也不细说。不过我发现这次我太太已没有了上次的妗持和紧张,很轻松的进入了状态。我自然还是很勇猛,也就半小时多就让对方太太求饶喊累了,忽然间我感到在她身上很没意思。这时,再看我太太却完全与平时叛若两人,各种花样都玩,尤其是在她疯狂时竟紧抱着LIN大喊老公、老公……,你真棒!,这不仅使我醋意大增。有个场面还是挺刺激的——两个男人各自伺候着各自的女人时,两个女人也不閑着,相互抱着接吻抚摸。LIN也被这个场面刺激地像个狼一样的噢噢直叫,只有我始终冷眼看着这眼前的一切(事后我太太也说只有我一个人表情很理智)。就这样约一个多小时过去了,4个人一身大汗,可两个男人又是没射。这时大家都累了,喝水、休息、聊天……我坐在床上一边抚摸着LIN太太一边问LIN我太太如何?。LIN不停地亲着我太太,柔声答你太太真棒,体力好,功夫也好,很吸引男人。我说是呀,我接触了不少女人,现在唯有我太太最让我消魂。这时,我猛地感到身边的LIN太太身子有点僵硬,她推开了我的手说她累了。那你们休息一会吧,我要回去看看孩子。回头看着躺在LIN怀里的太太,问她:你跟不跟我回去?这么早就回去啊,再玩一会吧。他们挽留我,可我真有些放不下孩子,毕竟还小啊,执意地穿上衣服,可太太一点动作也没。见状我只能说要不你就睡这吧,早上我再来接你,太太很乐意的答好的,我今晚就睡这了。一旁的LIN太太在我出门时还不忘调侃你一个人回去还能睡得着啊。我笑道会的,早上我再来。
就这样,我独自回到家,陪着小孩睡了一觉。等我醒来一看已临晨四点多了。我突然想到,要是早上孩子和我爸问起我太太我该如何回答?,最好还是在天亮前把她叫回来,省得影起不必要的麻烦。于是,起床穿衣朝酒店走去。到酒店房前,正准备摁铃,就听见里面传出熟悉的女人呻吟声,这不是太太的叫声吗,看来他们一直没息啊。忙摁铃,却过了好久也没开门,后听见太太在里面问谁呀我。开门进去,只见太太披着衣服,她一见我就埋怨道你过来也不打个电话,刚才把我们吓死了,还以为是查房的。再见里面,原来房内的两张床已并成了一张大床,LIN夫妇躺在床上也是满脸的不悦。我只能打哈哈道我本来进门时想打个电话的,可你们里面太热闹了,哪叫声让我听了心痒痒的,一下忘记了打电话,心一急就直接摁铃了,呵呵,不好意思谁叫了,你刚才听错了,我们都在睡觉呀我太太和他LIN太太在一旁说道。不会啊,我刚才明明听见的,怎么会我听错了?为了证明我没听错,我开门站到走廊里,仔细听听周围房音的动静,什么也没有,说明刚才的确就这房里的声音。你开着门干什么,是想冻着我们还是想引人进来啊?里面又是几句责备,这使我本来的好心情一下子生出不快,脸色不悦地说我明明听见的,你们却硬说没有,那算我听错吧。我太太插道好了先别管叫不叫了,你过来干什么?,于是我把我的想法一说,他们却笑我是不放心。我不管那么多了,反正要带太太回去。太太见我很执意,就起身穿衣跟我出门。在回家路上我又问刚才是不是她叫的,好说是的。原来我走后,他们就把两张床并了玩了一会**,后我太太累了咳嗽,加上时间也不早了,他们才睡。LIN睡在中间抱着我太太。刚才他醒了就对我太太又是摸又是抠,弄得我太太不禁呻吟起来,恰巧我就来了。而一摁铃就吓掉民他们的好事,所以一个个不高兴。到家后沉沉睡去。醒来一看早上8点多。还去不去呢,一商议不管怎么样也得去打个招呼送送吧。于是,吃完早饭又向酒店走去。路上太太问我昨晚为什么没有尽点地主之宜,服务好。我不解,她解释就是为什么没有继续跟LIN太太做下去,也没给她交货就回家了。我说跟LIN太太的感觉一般。可不管怎么样人家也是客人呀,咱们也得热情点呀我太太又说道,我说好吧等会我补吧。进房后,等LIN夫妇吃饭回房,我就上前抱住LIN太太,可LIN太太却说不要了,她说昨晚累死了。原来,我带太太回去后,已摸得我太太性起的LIN无处发泄,就只能与老婆扎腾,直到交货才罢。我听完,就把刚才我太太跟我说的话跟他们说了一遍,脱下LIN太太衣服就要尽点地主之宜,可LIN太太不让,而LIN却又起劲了,好像对我太太还不尽性,又上了我太太的身……。完了,他与我太太一起洗澡时,我问LIN太太,他们俩好像好上了,会不会发生什么,LIN太太说不会的,玩玩而已(事后,我得知LIN的确想叫我太太做他的情人)。可这样玩我怎么没感到愉悦呢?我对人家的太太越来越没性趣时我太太怎么越来越起劲呢?这到底是怎么了?我不得不思索。
(五)变化
思来想去,我想可能是我太太经历过的男人太少的缘故,要是接触多了,可能也就不会感到新奇了,也自然不会那般投入了。再说,我也的确有点不放心LIN对我太太的那种缠缠绵绵,我要尽快让她从LIN的身上转移出来。怎么办?只有再寻找另一对夫妻,让她多些感受多些体会,才有可能让她不再留恋与LIN一起的感觉。主意已定,我在网上又开始了寻找。也就一个多月,就认识了B夫妻。
当初,认识B是很偶然的,主要是他在网上很直接,我差点把他黑了。但后来接触才感到这是他的性格。他说他想交换主要也是为了妻子,想让做教师的妻子放松放松,消除死板的生活,增加点生活乐趣。他主动让我与他妻子视频,我见了,感到长像一般,但人很真诚,有时还有种小孩般的天真。比如我夸她几句身材好、RF大什么的,调侃让她脱衣服她就真脱了(看得出她以自己的大RF为傲)。但我没想到看上去很端庄的我太太也与B进行了裸聊。而且她还告诉我,当她看到B的激动地自慰样,很刺激,下面流了很多水。我听了,也不知是气好还是笑好,要知道那时还是初春,这种天露点是真要有点勇气的,这也算是太太的变化吧。
我以前一直认为我太太很普通,说不上漂亮但很耐看,且温柔端庄体贴人,依在怀里总让你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但怎么看也与淫蕩放得开等词连系不上,虽然夫妻生活中太太的表现令我满意,但那都是出于夫妻示爱的动作,更单纯追求性快乐或性刺激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境况。可是与B夫妻的交换却让我实实在在看到了太太的变化。
经过一个多月视频聊天,相约在一个初春的周未,他们开车过来了。作为东道主,自然请客吃饭。席间,大家进一步相互了解。我看得出B是为性格爽朗的外向型男人,而他太太细看也进一步展现了她农村妇女的纯朴本色(他们是在另一城市效区的小镇上)。饭后,我们没去酒店,主要是他们怕不安全,而去了我家。因他们是第一次,他太太说她不敢在一起,要先分开。好在我家是个三室两厅两卫的大间,于是各自和伙伴进入各自的房间办事。一进入情况,我非常失望,主要是B太太精神老不能集中,与她一边做时一边她还想着别的事,一会儿要上网查东西,一会儿要打电话,而且动作不多(就喜欢传统型),皮肤很粗……,这些都让我很扫兴,虽然我努力着,想让她得到快感,释放出来。可使了很大的劲,却始终不能让她进入状态。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当我还在辛苦地劳作着时,听见外面B先生与我太太已完事洗毕了。无奈,我下床进入他们房间,见我太太躺在B先生的怀里正发嗲。我说我累了,做不动了,要他们过来帮忙。就这样三人回到B太太身边,对她又是亲又是摸,一起帮助她,我更是像只鸭一样的卖力。B先生为了能感染他太太,还抱着我太太做给B太太看。也许是在我太太的叫床声和放蕩动作的刺激下,B太太总算有了变化,喘气越来越重,脸色越来越红,眼睛逐渐迷离。B先生一边在我太太身上动着一边关切的问B太太:老婆舒服吗?B太太不语但点点头,可我的努力始终不能让她到顶点。我主动退下对B先生说还是你来吧。B先生上去一阵狠抽,不到两分钟就让B太太冲过去了。一时我感到有些不悦。完了,大家在一起聊着自己的感受,这时我才得知,B与太太平时做得不多,且每次做时间都不长,花样也不多,但他太太喜欢猛烈的抽动(所以我忙了半天忙不到点上)。这样相比而言我太太自然是会玩多了,难怪B先生连声跟我说你有个好太太,你真是好性福啊!她这样你怎么放心的?你可要看好啊!
聊了一会,B太太说不早了要回家,我也没挽留,起身穿衣送他们出门上车。回到家,见我太太躺在床上,像是意犹未尽地招手叫我过去。刚躺下,太太就抱住我说老公,我还想要。我正因为刚才与B太太一起不舒服,心里窝气,正好一拍即合……,边做我边问她刚才的情况,她自夸道:我能让男人一个个迷死!接着开始描述刚才与B一起的情景。我一边听着她的叙述一边在想:看来女人的解放真的还不光是思想上解放。同样是女人,B太太虽说思想也能接受交换,算得上解放,但在对肉体上的解放她远没有我太太想得开——既然来玩就要不能委曲自己,就要让自己玩的开心玩的尽心,这样才不失这游戏的乐趣。这说我太太的原话。我忽然感悟到,这不就是说我太太已由原来被动的顺从我,已变为自我主动的享受了吗!如真这样,我真不知我是该喜还是该忧了。
(六)放纵
因为我对B太太的感觉不太好,所以就那次后,我们就再没联系过。虽然B太太后来专门来电表示想再聚一次,但都被我婉言谢绝。生活回归平静,日复一日往返如常。期间我们也没有再过多地在网上寻找,与B先生是不联系了,但与LIN并没断,我与太太偶而在网上都会与他打个召呼,随便聊聊。但与他聊天中才知道,LIN太太对我有想法了,不愿再与我接触,可LIN先生与我太太感觉又很好,所以他们夹在中间感到难受,因为四个人的游戏现在只有两个人有感觉了,怎么办?我看得出我太太为难,LIN想与她交往,但她又不能不顾及我,可她又割舍不下那种感觉。几次都与我提到LIN要与她单独交往,而且LIN太太也已同意老公与她交往,现在就等我的态度了。我想想,既然人家老婆都能为自己老公考虑,为一个大男人又怎能小心眼呢,况且LIN先生几次接触下来,还算是个好男人,对我太太很是体贴,这也使我放心不少。就这样我同意了。
接着我太太与LIN开始约定时间。又定在一个周未。那天下午LIN开车过来,直接来到我太太单位门口等她,害得与她一起下班的男同事看着我太太突然紧张的样,很感诧异。太太上LIN的车后就带他在我家附近的一个酒店去了。而我还得做个模範老公,带孩子照常去看岳父岳母,并在哪儿吃饭,当岳母问起时,我还得给太太编理由说她加班了。吃饭完毕,带小孩回家,做家务,陪小孩做好作业,这时岳父岳母来玩,小孩见了就说要住到老人家去,老人自然高兴,我想想反正我心情也不太好,还不如小孩走了我省心。小孩走后,我一个人在家感到很是寂寞,想想此时太太正与别的男人正在寻欢作乐,我却独守空房心里难免有些失落,可为了太太的开心,我就牺牲点吧。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电话突然想了,一听是太太的,她问我我在干什么,我答没什么,在看电视,她说我这边开始了。我细听能听到LIN的亲吻声,就问:开心吗?她说开心呀,你不会不开心吧。我说不会的,你开心就是我开心。她笑了,然后跟我说我在某某某酒店某某号房,如果你有兴趣等会你也来吧!我一听顿时起劲了,忙答道:好,我一会就过去。过了半个多小时,我来到他们的酒店。因哪酒店我不熟悉,费了好大的劲七拐八弯地来到他们的房间。刚想上去敲门,突然想起上次的教训,于是边掏手机边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听里面的动静。一听,果然听见我太太的叫床声,哪一声一声的叫声刺激得我恨不得马上冲进去。忙打电话给太太,这次太太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来开门了,开门后赶紧又跑回床上。我进去一看,原来是个单人间,只有一张大床在房里。LIN见了我冲我笑了笑,没说什么,我倒是问了句,你们进行了如何啊,我太太答道,正在进行到高潮了你来了,这会你可以补我。我说好好,我补。脱衣上床,开始补课……。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感到浑身是劲,像个斗士一般把我太太正面反面,上面下面,什么花样都做了,把她弄得高潮迭起。期间,我也叫LIN参与进来,可不知怎么得,他下面竟硬不起来了。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最后我做完高难度动作后,一身透汗地心满意足下床洗澡。之后躺在床上我与LIN一边爱抚着太太一边交谈了几句,看看他有点放不开,好像是我在场的原因。于是,我知趣地说你们继续吧,我先回去了。这样,我一身轻松地回到家里,刚才的兴奋还没消退,睡意一点都没,上网玩会吧。打开机子上网,一上线我的QQ里一个头像在闪。一看是个新加我的家伙在叫我,反正无事,聊聊吧。几句下来才知也是一个同好的朋友,不过还是个在门外徘徊的家伙。趁着性子,我把我的经历跟他一说,他一下感到我很真诚,很男人气,不由得想与我进一步交流,我想想,这也好,反正这样让太太与LIN交往下去也不是个事,有新的夫妻朋友当然更能转移点注意力,就随口答应在五一长假时大家见见,就这样大家称兄道弟地留了联系电话后下线休息。我刚睡下,听见有人摁门铃,起身开门一看,是太太回来了,我很惊奇地问,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啊?她说人家没兴致了,要回家去看老婆了,所以就早点回来喽。原来,我的出现给LIN带来了压力,尤其是我在太太身上的那种强势,竞使他自亏不如地阳痿了,害得我太太说,本来以为两个男人可以让她好好享受一吧,让没想还是出现了一点遗憾威猛,我说不要感到遗憾了,我来补你吧,说吧我又紧紧抱住她上了床……。也许,我也不知是什么刺激了我,竟使我有如此大的兴致?难道是刚才门前听的叫床声,还是得知我的威猛竟使另一男人阳痿的那种快感,还是对五一又一次交流的期待?我也不知,反正我哪夜威猛无比。
(七)寻欢
上一次的三人行,是一次二男一女型的最具科学性的**.事后,我抱着太太问她感觉如何,她笑着答:被两个男人爱的感觉真得很好,让人像女皇一能随心所欲地让两个男人为自己制造快乐。难怪网上说女人玩过**后都会上瘾,因为切身感受到更多异性的爱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所以男人为什么也想与多名女人一起做爱,但可惜生理的因素这往往是达不到人人皆欢的境界。
因我与LIN太太的感觉不好的缘故,我太太不得不与LIN冷淡了。我想这样虽然好,但可能不长久,还得寻找一对新的夫妻,一来转移太太对LIN的注意,二来也可为我寻找一个替补的玩伴。就这样在五一前认识了Y夫妻。Y先生是位广西人,在一家台资企业做财务总监,太太原先是一个科室的湖南妹,漂亮而风骚。依照Y先生自己讲,要不是近水楼台,凭他的体形条件是很难把这个湖南妹追到手的。开始我还以为他是说笑,在网上还跟他调侃说你的样子怎么个不行,不会像个日本人吧!可没想到五一见面一看还真像个日本人。
五月二日,我们把小孩安排好后,赴临近的另一个城市。到了车站,我们等了不多一会,一辆尼桑车过来,我们上前一看,驾位上坐了一个个不高,戴着金丝眼镜,脸上胡子拉撒,皮肤黑黑的男子,旁边坐着一位丰满健康,烫着波浪卷发,脸上一笑露出一个酒窝的年轻女人,与照片相比更为生动。寒喧上车,直奔度假村。路上大家谈了很是融洽,只是Y先生的国语听起来有点吃力。
来到度假村,我们进入一座两边卧室中间客厅的小别墅型房子,不远处的青山、小湖及各种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使人心旷神怡,十分惬意。这看得出,他们为了今天的约会真是费了点心思。进去把东西放好,看看天色尚早我们把客厅里的茶几椅子搬到屋外小院里,倒上茶,边欣赏着周边的美景边拉扯着家常。谈话中感到Y先生是位温和型的男人,不善表达,Y太太倒是一位活泼型女人,言词十分欢快,而且看得出Y先生对太太很是宠爱体贴,可能也真是这点才俘虏了芳心。我们就这样大家一起开心地各自回顾着恋爱史、婚姻观、育儿经……,谈得很是欢悦,一直谈到傍晚吃饭。饭后,我们又围着渡假村散步。女人们各自挽着老公的手,依在身边,就像两对情侣在树荫道间漫步。迎面吹来的习习山风,不禁没使我们感到凉意,反而更使我们有种热血涌动的感觉,对于这夜色的降临也好像有着些许兴奋些许期待。
回到房间,进入情况,两位太太交换进入两个男人的房间。门关上,我看见Y太太脸红红的,就说天太热了,你先去洗澡吧。于是她进入洗澡间,我打开电视心不在焉地看着。过一会,拿起水壶进入洗澡间取水烧水,一眼看见淋浴间内Y太太在哗哗的冲着,见我进去也没说什么。我把水壶放好插好,回到床上又看了几分钟,有点按耐不住,再次悄悄进入洗澡间,拉开玻璃门伸进头去看她洗澡,她见我进去冲我一笑,我说要不要帮你擦背?她说不用了,我没理她脱下衣服拉门进去,她见我进去很是紧张,脸涨得红红的,背对着我冲着水。我摸着她的背,感觉她在颤抖,我抚摸了几下就顺势到前胸摸着她的大RF,手感很好,很有弹性。刚摸了几下,她猛得一下转身抱着我,嘴压了上来,舌头伸入我的嘴里搅动着,我一下心腾腾猛跳——没想到她的反应是如此强烈。头上的淋浴头的水虽哗哗地冲刷着我俩,但好像不是浇的水,而是油,使我们如同干柴烈火一般燃烧起来。也许是我俩的反应过快,身体一点阻力也无的站着就结合了,双方都是疯狂的索取着对方的身体。她干脆手紧搂着我的脖子,两腿往我腰间一盘,让我抱着她的大腿抽动起来,我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一百十多斤的人,我竟然顶着水抱着她站着抽动了近十分钟,直到她大叫起来,我被她勒得喘不过气我才把她放下,说我们还是上床吧!,她笑笑点点头,于是关水擦身上床,一场大战开始了……。我没想到她与我的配合是那么默契,我得威猛和努力也让她多次灵魂脱壳、飘飘欲仙,最后同时达到了高潮,在吼叫声中结束了战斗,身上汗水也把床单印的湿漉漉的。两人躺在床上,像是劲都使完了,谁都没想说话。突然,她坐起身来,抓住我的胳膊狠劲咬了一口,我啊的一声惊叫起来,呆呆地看着她。她见了不好意思的一笑,调皮的把头钻进被窝,一会儿钻出来说我还以为我在做梦,可咬了一口才知不是梦,真是有意思。
就这样在床上我们也聊了一会,最后我说你洗一下吧,我去看看他们。起身来到对面,推门进去,看见太太光着身子在擦水,Y先生正在洗澡。我问:结束了?早结束了,就你们时间长。这时,Y太太洗好也过来放东西,我太太见了也回到我的房里。Y先生出来,见了我羞涩地对我说一句话,我却没听清,让他重复了两遍才明白他说:刚才的感觉真的很好!我说好啊,休息一会再谈吧。于是回房看我太太。太太已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了,我走近躺下问她还好吗?不好。怎么了?我跟他没什么感觉。,哈哈,原来这样,难怪我太太脸色不好,是没尽兴呀。怎么办,补吧,于是我边抚摸着爱妻边进入了她身体,开始了慰安夫工作。正做着,Y太太进来了,她一见很是不好意思,我一见忙起身把她拉上床,我太太顺势抚摸着她的大胸,她一下酥软在床上,不一会儿就开始气喘起来。约二三分钟,她慌忙地跑回了去了。过了一会,Y先生过来叫我们一起过去四个人一起玩,我太太说她累了,让我自己过去。于是我来到他们的房间,一进门,见他们俩人已在床上了,Y先生见我来了,跟我说:我老婆还想要你。就这样一场三人游戏开始了……Y太太年轻而风骚,Y先生在她身上十分钟左右就结束了,轮到了我。有了刚才的经历,大家不再陌生,只见Y太太撅起丰满的大屁股让我后面插入,我毫不畏惧地挺枪上马一阵冲刺,把她弄得两眼直翻白,只有出气没吸气般死过去多回,最后在她的求饶下才射击完毕。当我欲从她身子里退出来时,她像怕失去般地不让我抽出JJ,还满面桃红地娇嗔道:你真棒,你把我都弄晕了。
回房各自抱着夫人休息。天亮吃过早饭,我们又一同爬山游玩,又说又笑。我看见Y先生跟太太像是在交流着昨晚的感受,说着说着俩人还打情骂俏起来。回房后,看看时间尚早,无事可做,于是四人又开始了做爱,开始是各自跟太太做,后来换过来,做了一会,我太太就借口累了躲到一边。于是又是三人行,不过我太太适时还在一旁帮帮忙,帮我一起抚摸着Y太太的胸和背,Y太太早把肥屁股给我,用嘴帮老公**.在我们三人的伺弄下,Y太太刺激地不禁大叫,发疯般地用嘴帮Y先生套弄着,一会儿竟把Y先生弄暴了,后面只能看我一人的了。一边跟公狗一样趴在Y太太身上,一边看了一眼我太太,发现她微笑地在看着我,像是在鼓励我,我更是起劲,用百米冲刺般的劲头抽插着,弄得Y太太如同一堆烂泥,瘫软在床上。
临近中午,我们才退房离开了渡假村,然后相互告别各自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问太太今天玩得怎么样?我可是很尽兴的。当然,看你的使劲样,像是拼命似的,一点也不顾及身体了。太太答道,主要是我碰上了个我满意的,所以当然要投入一点了那是你是碰上了一个中意的,可我这次碰上的可没你幸运啊!太太又说道。细细回想,的确这次是我好她不好了,看来要想俩人一起碰到一对各自满意的还真是难啊!
(八)出轨
总算有了一次满意而难忘的热情,但由于我太太与Y先生没感觉,这不得不让我与他们中断了联系。因为毕竟这是夫妻间共同参与的游戏。我不是反对单男,年轻未结婚的单男可能出于性本能的冲动,想急于解决性饥渴,体验性感受,都乐意与夫妻交往。这种心理和动机能理解。但我不理解的是哪种明明家里有老婆,却自己出来做单男的。我曾经就碰到一个这样的,当我问他出来玩你夫人知道吗?他答:这怎么能让她知道。可见他对自己与对爱人完全是双重标准。我不知他心里究竟是怎样想的,但我认为这样的男人至少是个自私的男人,因为他只想到了自己。有位网友说的很好玩夫妻交友游戏的夫妻肯定是感情很好的夫妻,男人也一定有大度宽广的胸怀,因为历来社会对男人是宽容的,而对女性的要求显然比男人的多得多。想想都是人,男人为什么自古三妻六妾的没人说,可女人哪怕失去爱人再找上个男人也算不够贞洁,要是碰上个情投意合的婚外男人更是大逆不道,这显然是不公平的社会规则。所以带妻子出去玩就是爱妻子的表现,是让女人享受平等人性的权利。
我不知其他网友看了如何想,我倒是像茅塞顿开,很受触动。所以对于太太的不满意我当然不能因为自己喜好而强人所难。就这样我们回归平静,一月相安无事。可六月上旬的一天,我太太突然跟我说lin昨天与我通电话了,想叫我到他哪去,你同意吗?我一怔,问你一个人赶过去?她点了点头,我沉默了。晚上,我太太又问起我,我还没做声,她见了自言自语地说不去就不去吧,可过了一会又凑到跟前跟我说老公,我就去一次行吗?说心里话,我是有点不想让她去,但看到她眼里那闪烁着的火苗,我心软了。看得出她内心里是真得想去,如果我不同意,她当然可以不去,但她会不开心。转念一想既然爱她何不就成人之美一次,况且端午快到了,还能借机一快叫我太太给我父母送点东西去(因为我也没空),于是点点头说道好吧,去玩得开心点吧!。
周六下午,我送太太上了公共汽车,并嘱咐她要先到我父母哪后再去LIN哪。然后在位加了一个班,把上兴趣班的孩子接回家,辅导做好作业,晚上爷俩再一同去公园玩,直到累了才回家睡觉。半夜,我突然醒来,感到心碰碰乱跳,可又不知什么原因,之后闭着眼就是胡思乱想,想工作、想小孩的学习,当然也想到太太在人家床上会是怎么个样……。
早上,被一阵电话吵醒,懵懵懂懂地一接才知是太太打过来的,她说她正在回来的汽车上,马上到站了,让我去接,后一听我还没起床,就说算了,等会打的回来吧。过了约二十分钟,门口了。正在吃早饭的我见到太太满脸疲色、衣裳不整地进了门,冲我笑了笑后直奔卧室。我放下碗跟进屋,看见她瘫倒在床上,见我进去眼皮也不抬地低声说:累死了!本想问问情况的我见状只能说:好吧,你先休息一会吧。转身带门出去。等我把小孩送到我岳父家回来,我太太还睡在床上。我上前近看才知她连内裤都没穿就一路回来了,不禁有了一股冲动,趴在床上抚摸着她的下身细细地看了起来。只见修剪过的阴部白里透红,阴阜肿大,洞口边还有些许白色的液体。她被我摸醒了,伸手搂住我的脖子娇声说道:老公我累死了。我说:LIN怎么没开车送你回来,不就一小时的路吗他哪还开得动,腿都软了。我一听,心一阵狂跳,忙抱着她说快给我说说你们的事。老婆看我急切的样,笑着说你想听吗,可会刺激死你的我被她一挑逗,下面忽地抬起头了,狠狠地对她说道:快说,不然我可要用棍子抽你了,好吧好吧,我讲给你听……
我坐车到了哪边,快到的时候打他的手机想叫他来接我,后才知他早就在车站等了。出了站他过来帮我提东西,还说‘早知你拿这么多东西我还不如开车去接你了’。就这样,我叫他先送我到了你妈哪,你妈看见我过去非要留我吃饭,我说我跟单位里的人一起来的,还要去办事,然后就跟着LIN走了。路上他一边开车一边拉着我的手,遇红灯时还不安份的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那神态一看就知是急切地想与我亲热。他没有像电话里说的那样,先陪我逛街(他说怕遇到熟人),而是直接带我到一家小饭馆吃饭,吃完就在旁边的酒店开了一间房。一进房间,他就迫不紧待地抱着我在门后亲吻,边亲边抚摸着我,弄得我浑身酥酥的,然后互相脱了个精光,进入洗澡间。我让他帮我搓背,他一边搓着一边手就不老实的乱摸,小弟弟翘得很高。我一把抓过来,翻开包皮帮他洗龟头,他被我洗的不禁叫起来了,我听了心里非常刺激,想也没想蹲下就把他的根往嘴里一塞,吃了起来,这下他叫得更响了,可才十几下他就往回缩,说再吃就要射了。我听了心里不禁得意,看来我的口功还真让他受不了了。后来,他也蹲下替我舔,舔得我痒痒的,干脆一把抓起他的JJ就往洞里塞,就在洗澡间里做了起来。做了一会,站着太累还是上了床。床上他这次的表现不错,JB不像上次软不拉几的,还挺管用,把我弄得很舒畅……就这样做了约一个多小时,我们累了,就相互抱着说了一会话,后他说时间差不多了,小孩可能睡了,让我跟他回去接他太太。于是,我跟着他穿衣、出门、上车,来到他家。他家就在酒店不远处一个很漂亮的小区里。到了他家,一看跟我们家差不多大,户型也差不多。他太太见了我后冲我笑了笑,然后说她先去洗个澡,叫我们俩就在床上等她。他一上床后就又开始骚扰起我来,没一会儿就与我做了起来。也许是我的叫声刺激了他老婆,只洗了一会就急急出来了。他见老婆出来,就从我身上抽出上了他老婆。他老婆像是等不及了一般,一插进去就大叫起来。为了掩护叫声,我把电视打开,一看正是一部挺好笑的电视剧——家有儿女。他们做爱我就在旁边看电视,有时还被叫去参与他们的游戏。她老婆叫的太响了,他怕叫醒孩子和邻居,想想还是回酒店吧,就这样我们三人再回到酒店。到了后,他就对我们轮着上,一会这边插插一会哪边插插,真够他忙得,不过还是对老婆服务的多点。他插老婆时,我在一旁看着他们做,听着他老婆一声声的浪叫,心里和下面都痒得要命,想了想干脆爬到他老婆头上,让仰面躺在床上正享受的她帮我舔小B,噢……舔得我不禁也叫了起来,他听见我们俩的叫声更起劲了,加大了力度,再次把她老婆弄上了天。这次她老婆简直是疯了,一边乱晃着脑袋一边嗷嗷大叫,嘴里还语无伦次地喊着‘我要大JB%¥我爱大JB&!要好多好多£¤§现在就要’再看她的下面是白哗哗的一片。他也被叫得又射了一滩。事后,俩人累到在床上。看了一下时间,大约二点了。三人就在一张床睡了一会。约五点多,他老婆放心不下小孩,就先回家去了。老婆走后,他又与我做了起来,这时我感到他的家伙比刚才的更大了,插得我好舒服……约一小时,我俩同时到了高潮,之后小睡了一会。早上醒来,一同下楼吃了早饭。回到房间我本打算收拾东西走人,可他又把我抱上了床……。完事后,我再看他是两眼发青,有气无力,四肢发软,想想也就没叫他送,自己坐车回来了。老公啊,这次可真得很过瘾哟!,他还替我拍照了,下次让他发给你看,要吗?
她的叙述让我浑身冒火,那勾人的眼神、娇嗔的语调、起伏的酥胸……无不现显着种种迷人的风情。我忍不住了,猛地扑上去,仿佛把我失去的东西死命夺回来一般,恶狠狠地把高昂的小弟弟送进了她那还带有他人精子的阴道,啊……,她不禁大声欢叫起来,紧抱着我我,口中还不停地大喊老公,快、快……快操我,我要你操,我要升天了,我看着她的样,完全就是个欠操的蕩妇,但这种浪样却着实让我着迷、让我冲动、让我富有热情,又让我心乱如麻,当时我真不知对她做的是爱还是恨、还是嫉妒,反正我难以用言语表达,只能是疯狂、还是疯狂地用神经最敏感的部位在她身上抽插、抽插着……直到泄到在床上为止。那几天,我十分亢奋,几乎对她天天如此。
(九)矛盾
炎热的夏季往往会使人头脑发热,心智发癫,行为发疯、发狂。我不知我太太是不是属于这种症状,但她的出轨令我对她不得不另眼相看,也不得不对她加以更多的关注,说白点就是小心地提防起来。以前对她的电话我大都不是很在意,可现在我却变得会去偷偷查看她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就连她每次接电话,虽然脸上仍装着很正常,但两个耳朵却是绷紧神经地立刻竖起,尽力地仔细听清每一个字,以便从里面查出一点蛛丝码迹的异常情况。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还真查出了一个令我震惊的情况。
一个星期六的早上,本来好不容易能抱着老婆安安心心睡个懒觉的我,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了,一看是太太的手机在叫。迷迷糊糊的太太接通手机问道:喂,那位?,一听朝我看了一眼,然后边起床边走向外屋边对电话里说道今天不行,星期六和星期天我要陪老公和孩子……一会儿返身回到床上,一声不吭地躺下闭目养神。我问了句谁呀?没什么,一个同事。回答很平静,可我明显感到她的语气有异,见她无心回接我的话,我也就没追问下去。
最近一两个月里发生的事太多了,以致我没有细细梳理一下我身边人的一些变化细节。我虽不是一个精细过人的精明之人,但我也是一个较敏感的人,思维虽算不上快捷出众,但也算得上是严谨缜密。细细回顾这几个月我太太的行蹤,我发现了太太至少有了三个变化,一是人越来越变漂亮了(不光是脸上气色变好且人也变得爱打扮起来);二是出差的机会变多了(以往一年出差也就一两次,而今年半年不到就出了两次差);三是电话变多了,而且有时接电话会背离我走远了去接。开始我还以为是交换后的缘故,有了婚外男人的追求,女人当然会变得更有味更滋润,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正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我也一直没当回事,可今天的异样,我想还是好好谈谈为好。
晚上,我等太太上了床,搂着她的肩、爱抚着她的背对她柔声说:老婆我感到我越来越爱你了,你跟别的男人有了性关系后变得也越来越漂亮了。老婆听我这么说她,用手在我嘴上抹了一下道吃什么了,嘴怎么这么甜呀,没有蜜呀!。
我笑道:说真的,不管你以前还是以后跟别的男人如何,我都会爱着你,况且这也是我把你引进来的
是呀,这都是你把我引进来的,我当初也只是为了陪陪你
我又没怪你,虽然看到你与别人做心里有些酸,但也感到辣,的确很刺激,仿佛就似一个小孩看到别人在玩自己的玩具,非要抢过来好好再玩一会一样,也许人都有这种心理吧,不然怎么回有‘失去的往往是最好的’这种论断呢!
哼,就你能瞎想
我抱紧太太,亲了一口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是爱你的,也相信你的,我认为夫妻之间最主要的是相互信任,我对你是没有隐私,相信你也我也不会有隐私吧?!
我明显感到太太握着我的手抖动了一下,眼睛直直地看着天花板。我爱抚着她的背轻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静默了一会,太太对我说:老公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不过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我笑答那会,只要你说给我听,就是骂我是乌龟王八我也不生气。她笑笑说:那道还没有了,不过也快了。于是她把这几个月里的一件心事像竹筒倒豆子一般向我倾诉。
我太太是在郊区的一个小镇的分公司上班,每次上班不管骑车还是坐车都得要一个小时左右,而且还是两班倒,经常还中班连夜班。为此,不仅人累得要命,连家也基本上是顾不上。带小孩做饭做家务基本上是我包的。所以,把我培养锻炼地很是勤快,完全是够格的模範丈夫。但我也有想法,为此跟她就这也专门争执过,并也想了许多法子,托关系想把她调到市里近一点,轻松一点的工作岗位。可由于种种原因,不是这不好就是那不理想,导致一直没有个理想的去处。今年初,她听说她们单位为了增大业务量和服务度,准备在城区又扩两个分公司。便认为这是个好机会,就专程去跟新上任的老总申请,并把自己的苦衷也跟他诉说了一番。没想到这位老总还真是关心,一个多月后专门把她叫到办公室,把怎么为她考虑的将来,一步一步地跟她描绘了一番。所说的倒的确是一个为她量身设计的最佳方案,也真是一个与公与私都是最好的方案。如真那样,不仅我太太的工作职级得到提升,而且工作时间和场所也是十分理想。我太太当即十分感动,连声道谢,可老总却说谢就不必了,我只是有个小要求,就是你两三个月左右陪我一下就行了。我很忙,决对不破坏你的家庭。我太太听了这句话一下怔住了,不知如何回答。老总说你不必马上答复我,给你一个月的考虑时间,到时你再给我答复吧。就这样结束了谈话。
一个多月过去了,这时的我太太也有了几次交换的经历,想法和心态等各方面也改变了许多。而这时单位有个外出学习交流的机会,本来轮不上她去的,可不知怎么也让她去了。到目的地后,老总带着他们交流学习完,吃过饭后回到酒店,借着酒劲打我太太的手机叫她到房里去。我太太那时正好在走廊里,一看同室的同事正关了门在洗澡,一时也进不去,就来到老总的房间,进去后故意开着门。老总见她进来,借着酒劲一把抱住她,手就在她身上乱摸,然后就要她晚上去陪他。我太太忙把他按到床上坐好,跟他说这么多同事都在隔壁,况且我又不是一个人住,你就不怕引起人家的注意。老总想了想,也对,色迷迷地拉住她的手说:那好吧,还是回去再说吧,反正我今天也喝了不少,还是早点休息吧。就这样我太太才得以脱身,但这也等于给老总表明我太太对他是没有拒绝的意思。
转眼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这期间,老总几次打电话一会叫她一同去休閑洗澡一会叫她陪他去乡村农家乐打牌,我太太总以要开家长会或老人生病等借口没去。可又一个多月后的一个周未,我太太又接到了老总的电话,上来就是昨天叫你你怎么没来啊?你怎么老是想躲着我呀?,我太太答没有呀,只是我上中班人太累了,所以我就没过来。哪这个星期六有没有空啊?星期六星期天我要陪老公和孩子的……。
她说到这,我一下联想起今天早上她接电话的确就是这么说的。原来哪电话就是老总的电话,难怪她要躲着我去接,她是担心我听见了不舒服,还是怕我知道了会跟她吵?……。
太太还在跟我诉说着,可我的注意力不知怎么的,老集中不起来,脑子胡思乱想起来,竟幻想起我太太跟老总在床上的情境。我不仅插了句:哪你倒底有没有跟他有过呢?我不是在跟你商量吗?当然是没有了哪他肯定是摸过你,亲过你的了。我太太一听脸红了,你要是不同意,那我就不去,好吗?,这下轮到我为难了。什么叫痛苦的抉择,什么叫艰难的选择,我切身地体会到了这种以前只能在书上,在文字间描述的那种词意。怎么办?怎么办?矛盾的心情让我不仅头痛,更让我心痛。

上一篇:交给老婆做主 下一篇:兄妹情慾